值得关注的民间借贷若干新规

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现在让我们来学习一下相关修改内容:

  • 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即LPR)的四倍。

利率问题是民间借贷中较为重要的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民间借贷案件中的相关事项。这次修订将原来的24%与36%年利率上限调整为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即LPR)的四倍。以2020年12月20日最新发布的一年期LPR为3.85%的四倍计算,目前司法保护的年利率上限为15.4%。较之前的年利率24%与36%可以说是有了较大幅度的降低。当然,民间借贷的年利率并非是固定的15.4%。本次调整将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确定为浮动利率,换言之,它会根据发布的LPR的调整而予以变化,所以直接按15.4%计算年利率是有可能得到错误的结果的。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如若在借条中同时约定了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法律上允许大家一并主张,但超过LPR四倍的部分将不被支持。至于律师费是否属于其他费用范畴,目前司法实践中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认为律师费是借款人为收回债权而实际支出的费用,与司法解释中因资金使用而产生的其它费用存在明显区别,为此律师费不应被列入上述限额范围,此观点目前已得到一定的法院生效裁判文书支持,为此大家在实务处理中仍可考虑将律师费约定由借款人承担。

2、不再区分已给付与未给付利率的上限

原规定中民间借贷分为两线三区,即未支付利率情况下的不超过年利率24%的司法保护区,以及已给付利率情形下的不超过年利率36%的自然债务区,以及超过年利率36%不予支持的无效区。本次修订的新规中对利率的上限确定将不再区分是否已给付利率,即新规变成了一线两区,分别是未超过上限的司法保护区以及超过上限的无效区。也就是说,无论借款人是否已给付利率,若双方约定的或实际给付的利率超过上文第一点中提及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则约定的超出部分不予支持,而已给付的超出部分则将转为本金。原规定设定年利率24%与36%之间的自然债务区,是为了保护当事人意思自治,但此规在实操中会因利率过高导致暴力催收、职业放贷等情形的发生,有悖于设定规定本身的初衷,为此在新规的修订中予以了调整。

3、新规打击职业放贷、高利转贷的行为。

新规定增加了一种借贷合同无效的情形,即增加“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的出借人,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借款的”的行为无效。在之前的普法文中,我们曾提到一个“职业放贷人”的概念,并向大家普及职业放贷人存在涉及非法经营罪的刑事风险。本次的修订新规则将职业放贷人的放贷行为确定为无效的借贷行为。无效是否就代表着借款人不用还款了,不还显然是与现行法律规定不相符,那么要如何归还呢?根据实际情况而定,依法处理。

另外新规中还加重了对高利转贷行为的限制与否定,即不再要求原规中的“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这一条件,而是将“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转贷的”行为直接认定为无效的借贷行为。与此同时,还将“以向其他营利法人借贷,向本单位职工集资,或者以向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方式取得的资金转贷”的行为确定为无效。新规可谓是更加严格限制了高利转贷行为,也进一步凸显了法律对转贷行为的否定性评价。

最后,根据什么时间点的LPR确定年利率上限也是一个需特别明确的问题。因为篇幅以及专业性原因,在本文中不对此问题进行展开论述,如若大家在后续民间借贷中遇到对应问题,建议咨询专业人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