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练摊时代——防范“地摊经济”下的法律风险

疫情之下,国内经济受到了重大打击,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各地逐步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城市也从“冰河期”中走了出来,街边逐渐有了烟火气。为了恢复经济拉动内需,国家开启了地摊经济,允许私人街边摆摊。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李克强总理两度点赞“地摊经济”,各个城市又恢复了久违的烟火气,广大人民群众花样层出,运用智慧把摆摊摆出了新高度。
都说摆摊能提高国内经济的内循环,能让失去活力的大街小巷重新热闹起来,还能促进“就业”,在中央的号召下,地摊经济仿佛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时尚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掀起一阵热潮,可谓是“全民地摊经济”时代的到来。那么在这个人人皆能摆地摊的时代里,我们真的摆什么都不违法吗?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那些不能摆的摊。
一、摆摊打气球——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
嫌疑人赵春华在天津市河北区李公祠大街海河亲水平台附近摆设射击摊位进行营利活动。被公安机关巡查人员查获,当场收缴枪形物9支及配件等物。经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涉案9支枪形物中的6支为能正常发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赵春华被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二审被判缓刑。事实上很多地方都有小摊贩利用玩具枪支来吸引游客通过射击击破气球的方式来夺取奖励,但真正的风险在于到底什么样的枪才属于玩具枪的范畴?
赵春华案的相关枪支鉴定书显示,6支枪能正常发射与之相匹配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BB弹,比动能为2.17焦耳/平方厘米至3.14焦耳/平方厘米不等。而公安部制定的可认定为枪支的标准,为1.8焦耳/平方厘米。由公安部发布、2008年3月1日实施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规定,“未造成人员伤亡的非制式枪支致伤力判据为枪口比动能≥1.8焦耳/平方厘米”。2010年公安部印发《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其中规定,对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换句话说,那些看上去就是玩具枪因比动能超标却会被定性为枪支,普通人对此该标准缺乏认识而容易触犯。
二、摆摊强买强卖——涉嫌强迫交易罪
正所谓买卖自由,摆摊可以,但强迫交易绝对不行。在市井小巷里,我们多多少少会遇到或看到过这样的“套路交易”:摊主大声吆喝着“鱿鱼干,鱿鱼干,每斤6元,6元6元!”,当你认为便宜、购买结账时,“每斤6元”就变成了“每两6元”,转瞬间价格飙升数十倍。如果你嫌贵不买了,站在一旁的打手就会用言语恐吓,甚至殴打,不少老人原本只为图个便宜,最后却变成了破财免灾。此等地痞行径看似常见,殊不知有可能触犯刑法。
我国刑法规定:强迫交易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所以,当你深陷上述“套路交易”时不必惊慌,必要时刻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
三、摆摊卖假——涉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罪
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个诚信,可有些摊主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惜以假充真,最终也为自己的不当行径付出了自由的代价。
嫌疑人王改光在河南省镇平县涅阳街道办事处菜市街摆摊卖肉期间,从杨营镇付庄汇鑫肉联厂冷库低价购买猪肉后在其家中经过加工制熟冒充牛肉出售,销售金额共计50000余元,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西安的王某一家,大量批发“蓝白沙”“软中华”“硬猴王”等假冒伪劣品牌卷烟,一家人分工明确,父亲负责进货、租库房储存、联系客户,母亲负责在市场摆摊零售,儿子帮助搬运,在被查获一次后依然继续销售伪劣烟草制品。最终法院判决,一家三口均犯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8年、2年、3年,并处罚金。
四、违规摆摊不听劝阻——涉嫌妨害公务罪
虽说现在到了全民练摊的时代,政府鼓励人们摆摊经营,但是一般需要在指定地点,也不是想在哪摆就在哪摆,想怎么摆就怎么摆的,所以一定要服从执法人员的管理。
某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执法队员胡某、杨某以及公共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夏某某等人在辖区内开展市容市貌暗访、巡查工作时,在某小区门口发现王某某违法占道经营。执法队员胡某上前向王某某表明执法身份,并多次劝导其离开,王某某拒不配合执法,并与执法队员胡某发生口角,后身穿制服的执法队员杨某上前劝导,王某某遂从自己车内拿出一把不锈钢西瓜刀,向执法队员胡某肩膀部位来回挥舞,导致执法队员胡某左耳被割伤。后王某某因妨害公务被公安机关现场抓获。
商贩占道摆摊设点,不仅会造成交通拥堵,扰乱公共秩序,影响城市市容市貌,影响文明城市创建,还会埋下交通安全的隐患。在本案中王某某因一己之利,不顾大局,占道经营,在行政执法人员的劝阻下不仅不离开,反倒暴力对抗执法人员的执法,并导致执法人员受伤,最终难逃刑责。

所以,摆摊不是你想摆就能摆,哪些东西能摆,哪些地方能摆,在了解清楚这些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之后再整装齐发,纵情投入到这个全民练摊的大时代中吧!